=阿夢呀!!

恋与制作人>凹凸世界>龙族!!

超级爱云停这家店铺!!

圈地自萌,练习做主催ing


神はあなたが光だと言ったので、私はあなたを舍てました。

【瑞金】

谢谢(*°∀°)=3,好吃!!!我会慢慢还债的!!!好吃!!好甜啊!!! @余连舟 

余连舟:

是很久一篇然后尝试写了后续…………

    
    

@KY大魔王 生日快乐!!!

    
    

@茶歆☆开门查水表 抱歉太太我欠了三个月才动笔…………

    
    

写的太差把自己关起来了(窒息)

    
    

ooc

    
    

01

    
    

“好孩子都不怕针的哦!”金蹲下来,看着有些不情愿的小孩,情不自禁揉了一下他的头发。

    
    

比想象中要软很多呢,真舒服——

    
    

金又多摸了两下,才不舍得地放下手。

    
    

“那……我打完针后。”格瑞头低下,眼神从地砖的一块移到另一块上,久久不再开口。

    
    

“嗯?哥哥请你吃糖。”金以为对方是想索要好处,好笑地刮了下对方的鼻尖。

    
    

“啊不,我十岁了啊……”

    
    

金单手抬起孩子的下巴,注视着对方紫罗兰色的双眼,注意到那与大人不同,纯粹透彻的眼神反射出自己训练了很久公式化的笑容,嘴角抿起,“不管是什么,我都答应啦,来,先打针吧?”

    
    

与之前迟疑的态度不同,格瑞爽快的伸出了胳膊。

    
    

“好啦,那……”

    
    

格瑞跳下板凳,跑到金面前,拽了拽金的衣角,示意他蹲下。

    
    

“啾”的一下亲上金的脸,道了声“谢谢”便跑走了。

    
    

“什么嘛。”

    
    

真是个独特的道谢方式。

    
    

指尖轻触脸颊,独自呆在原地轻笑了声。

    
    

02

    
    

金最近经常在医院里看见格瑞,身边没有任何大人,一开始他还担心对方可能会被拐走陪他到处逛了会儿,后来发现完全没有事,轻车熟路的仿佛这家医院就如同他的家一样。

    
    

“格瑞……”金将手上的托盘放在桌上,脱下白手套,将小孩抱起,使自己与对方视线齐平,“你不会生了什么大病吧?”

    
    

虽然一开始也有问过对方病情,也被认真回答没有什么大碍,而且这段时间面色红润,能有能跳,频繁的出入金虽觉得对方是住在医院里的,然也不回答自己住哪间病房。前不久被同事告知这个孩子多次曾出入重症病房又使金的心悬了起来。

    
    

“没有,金总是瞎操心。”格瑞有些难受地拍了拍金的胳膊,示意把他放下。

    
    

也不知什么时候对方开始直呼自己姓名,等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好似本该就这么一般。

    
    

“那,有事要告诉我哦。”

    
    

“你是个只会给病人打针的护士,看病我还是会去看医生的。”

    
    

“谁,谁说的,我还会照顾病人的啊。”金屈起手指弹了下对方的脑门。

    
    

这小孩的话,有时候真不讨喜,没第一次见面可爱了。

    
    

金嘟起嘴这么想着。

    
    

03

    
    

金只是个高中毕业生,因为姐姐在这工作他比别人多时间接触病情药物,所以当暑假来临才有机会进这家医院见见世面。

    
    

“你要去上大学了?”格瑞与金坐在医院里小花园中的摇椅上,听到对方将要离开这个城市的话,合上手中的书,“去哪?”

    
    

“凹凸大学。”金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自顾自说着,“我当初以为考不上了呢!”

    
    

“……”

    
    

金注意到旁边的人很久没有出声,眨了两下眼睛,用拇指戳了几下格瑞头顶可爱的旋,“当然我会回来的。”

    
    

“好。”

    
    

04

    
    

八年后金又回到这家医院,现在当真属于实习了,暑假听同事说这里有个少年在这打工。

    
    

“诶?18岁就来体验了啊!”

    
    

“毕竟从小就在医院里待着,熟悉了。”

    
    

“嗯?他身体不好?”

    
    

“啊,不。他是院长的孩子,院长经常把他带到医院。这么做孩子没问题真的太好了,明明那么小就经历这些,太严格了吧!”

    
    

“是的啊……”

    
    

想到小时候淘气总喜欢到医院里来找姐姐的自己也是心大的很。

    
    

金和同事告别准备整理手上的器材就下班回家。

    
    

“啊呀。”

    
    

正想着其他事情的金完全没仔细看前面的路,撞到了别人。

    
    

“实在是抱歉。”金由于惯性向后退了一步,连忙弯腰致歉。

    
    

“这位护士,”他听到对方开口,“我想向你看病。”

    
    

“这位先生,您也说了我是护士,看病需要……”金直起身,抬头想看看对方的面貌,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眼熟。

    
    

“这个病,只有你能治。别人,不行。”

    
    

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正哄着另一个孩子打针。你都不知道自己笑的时候,眉眼弯弯,双眸闪着水光直视别人温柔说话的样子有多可爱。

评论(1)
热度(29)
  1. 阿夢大魔王余连舟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3,好吃!!!我会慢慢还债的!!!好吃!!好甜啊!!! @余连舟
© 阿夢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