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夢呀!!

恋与制作人>凹凸世界>龙族!!

超级爱云停这家店铺!!

圈地自萌,练习做主催ing


神はあなたが光だと言ったので、私はあなたを舍てました。

【嘉金】目覚める

Ra.One's catalogue

★严重OOC

 

〖“知道吗?传闻说,天上有神仙哦!我还知道一些关于神仙的故事呢,要不要我告诉你呀?好吧,那我开始讲喽!”少年自顾自地说道,像是和谁对话一般。〗


身为月老,每天的任务大概就是牵绑红线。即使姻缘簿记满了婚配,也不明白这姻缘二字的含义。

——“啊?你问姻缘?我不知道啦,我没想过这个啦!” 

身为司命,每天的任务也许就是书写命格。但比起这个无聊的东西,明显是对逗弄月老更有兴趣。

——“杂碎,你没资格过问!”




“嘉德罗斯,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啊。就是那种怎么想也想不出来的那种。”金头一次坐在秋千上思考问题,秋千随着金有规律的摇晃“吱呀吱呀”地叫着。犹如最纯正的粉蓝色盐田的眼睛里充满着迷茫,就像起了雾的大海,犹如仙境般。很美,但也很飘渺。即使,那层雾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浓厚。

“……”

“嗷!痛!嘉德罗斯你打我干什么嘛!”就不该对他抱有希望!在阳光的照射下,金橘的发丝更多添了一抹温暖,金揉了揉自己毛茸茸的头,在内心里不满地抗议着。

“渣渣,想这种事干什么,你只要知道,”嘉德罗斯顿了顿,鎏金的眼瞳就像散发着阳光的太阳,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海上的雾给照散,“你是我的王妃,没人可以欺负你!”

“说,说这个干什么!”金就好像烧开的水壶,两颊通红一片,热气一直往外冒,水汪汪的蓝眸看向别处,不与嘉德罗斯对视。

“渣渣,你只属于我。”

金,只有我才能欺负你。

以嘉德罗斯强势的告白将对话结束。金用双脚一摇一晃地荡着秋千,脸上就像布满了日落的晚霞,一层绯红爬上了金的脸庞,霸占着脸颊久久不肯离去。

“啧,那么强势干什么……”金扭开头小声嘟嚷着,表达他的不满。不过,仔细一看——海上的雾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去了,海洋露出了美丽的面孔。

忽然间,一阵强烈的睡意袭来,不知不觉中,金靠在秋千上似睡非睡。明明那么困,自己却依旧没有完全睡着,经历过的所有感触,都那么真实而又虚幻。

“下凡是我的事!你瞎掺合什么?!”一道声音闯入金的脑海,因为过于气愤而导致变形。

“你这个渣渣的事?!一声不吭地将所有事给担下被我发现了,还叫我瞎掺和!”另一道声音响起,比起之前的有点咄咄逼人,明显霸气十足。

又来了,几乎每个月都会听一次他们的争吵呢。

金想。

明明听见他们在争吵不休,却连面貌也不能看清。再怎么努力,也终究只能像看见起了水雾的镜子,永远是一片模糊。明明,服饰都那么清楚啊……

金无意识地听着,仿佛所有东西都在往海底下沉,包括他自己。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蓝色的海水随着节奏漫了过来,从双脚处渐渐漫过他的头顶。水很深,深不可测。他想要挣扎,却四肢乏力发现再怎样也终究是徒用功而已,只能任由自己沉入水底。

声音早已不知何时消失了。

金放弃了与水的斗争,缓缓地闭上双眼,心想:看来,要等嘉嘉叫醒我了呢……

——因为在这种状态下的他只能靠别人叫醒。

——他被困在这个“沼泽”中,等待嘉德罗斯的相救。

金在经历睡梦过程中,嘉德罗斯也没有闲着。他正在处理一个秘密——关系着金的生命安危的秘密。

嘉德罗斯知道秘密迟早有一天金会知道,金是呆萌没错,可也不是绝对的呆。毕竟,金可不是与那些杂碎相似的蠢货。

但他不在乎,能瞒一天是一天,总比被金很快就发现好。保守秘密,金能多活几天与发现秘密,金难逃一死,你会选哪个?

嘉德罗斯选择保守秘密。

保守秘密对他嘉德罗斯而言是以前从未有过,也是不屑一顾的事情,很难相信现在的他会做到如此地步。大概,这就是因为爱上了金所带来的变化吧。

“渣渣,该醒了。”




今年的冬天下了场大雪,这场雪覆盖着整个天地。

王妃披着厚厚的狐裘在雪中行走,他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一场雪,亮晶晶的蓝瞳充满着惊喜,就像在太阳照射下的冰棱一样,闪闪发亮。

“噗,这有什么惊喜的?”王微眯金眸,“不就是场雪吗?”

“但是,嘉德罗斯,这是我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场雪嘛!”皇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嘉德罗斯感觉得到他的世界瞬间春暖花开,藏在金发里的耳朵仿佛被不知名的画家上了层胭脂红一般。

第一场雪……第一场么?

“嘉德罗斯,你伸出手来。”金微微一笑着,眼里的大海是晨曦的大海,海水是温柔的,你会不自觉的沉溺在这片海洋里,流连忘返。

嘉德罗斯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中,跟从时间的脚步先融化成水,后又化为水渍,渐渐消失不见。这些个步骤在几个呼吸就完成了,时间不多却演绎了整个因果的循环。

嘉德罗斯看着这个过程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金将他的两个手覆盖在上面,天上的星空不小心跌入眼底的海洋里,使得大海闪闪发亮,只听他道:

“嘉德罗斯,我爱你!红线是我们的羁绊,命格是我们的缘分,我会在我有限的生命中,与你不离不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是突如其来的告白,金发的王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即使任由各种各样的思绪纷飞,但还是终究定格在了那次的的微笑上。

在嘉德罗斯的定格的记忆里,金面带几近乎一模一样的微笑地问他,“嘉德罗斯,你可曾后悔过?”不一样的是,那微笑还包含着别的复杂情绪,隐藏地十分隐蔽,不仔细看根本分辨不出来。只要身边有你,我怎会后悔啊。嘉德罗斯没有说出口,在心里默默地回答,手紧紧地攥着金的两只手不放。

都说因果因果,雪花落手上是因,那么融化就是它的果了。同样的道理两人相爱是因,那么这就是果了。

……

……

他怎会接受这种结果?!他是谁?他可是嘉德罗斯啊!强大到逆天的嘉德罗斯啊!

于是,他霸气外露地回答道:“你是我的王妃,没有人可以拆散我们!”他不会放弃的,退让只会让他们更加猖狂!




〖“是有什么故事吗?”琥珀般的眼睛眨呀眨的,小孩望着少年问道。“废话,那个渣渣肯定有故事!”另一个孩子答道,不知是谁,将蓝天映在那个孩子的眼里,孩子的眼睛活灵活现。“别急啊,听我慢慢说嘛。”少年笑眯眯地说着,原来,他是在和孩子们对话。〗




嘉德罗斯有个秘密,金也有一个秘密——他能轻而易举地看见人身上缠绕着的红线,格瑞身上缠绕着,姐姐身上也缠绕着,就连神圣的大祭司——丹尼尔都有,无一例外。

不,也不是没有例外,自己眼前的爱人不就是个例外么?之所以是个例外,是因为金迄今为止从未见到过他身上的红线,连一个影子都没有。

所以,初遇之时,他愣住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不存在红线之人?他注视着这个金发的少年,他是皇室的宠儿,更是这个世界宠儿。

金色,永是尊贵的象征。

嘉德罗斯有着类似于琉璃一样剔透玲珑的眼瞳,鎏金般的眼睛从里到外都无不显露出骄傲,他有这个资格。一头金发十分张扬,桀骜不驯,就像是太阳之神亲自将自己的颜色赐予他,是一个令人羡慕的颜色。对于金来说,更是一个温暖的颜色,一个喜悦的颜色。

金似乎忘记了时间,注视着这个少年很久很久,久到令他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处境,他身处于一场宴席——一场鸿门宴。

虽然金觉得他或许该感谢这个宴席,如果没有它,他和嘉德罗斯就可能不在一起了。但嘉德罗斯并不觉得该感谢,因为金并不知道嘉德罗斯很久以前就对他一见钟情了。

自从姐姐失踪之后,秋也许是被人陷害,也许是放弃了。但偌大的府邸只能由金去支撑着,虽然金并不相信流言蜚语,坚持认为姐姐很快就要回来,一直努力的将府里给打理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秋消失了,也有落井下石的,而趁机夺取的更是不少。金不得不长大,来面对世间的人情世故,品尝世态的炎凉。而这次的宴席对于金来说是一个命运的十字路口,生与死全在一念之间。




〖“那,这个宴席是不是很危险啊?!”蓝瞳的孩子嘟囔着,打断了故事的叙述,“我想听但又不敢听哎!”“噗嗤,鸿门宴当然危险啊!慢慢听啦!”少年笑出声,浅黄色的发丝摇摆着,阳光的调制下轻而易举地配出了纯金色。〗




金跨过了一道道算命师所说的劫难,甚至与嘉德罗斯举办婚礼,以十里红妆接娶金,洞房花烛夜中红光映着金发,吻痕布遍整个身体……

嘘,孩子们,非礼勿听。

但金最终还是没有跨过那道致命的大劫,遭受雷劫逝去了。嘉德罗斯紧紧地抱着金的尸体,嘴无声地说些话,晶莹的泪水从鎏金的火焰中流了出来,火越来越小渐渐熄灭了。

“渣渣,我会陪你的。”

这是他唯一能够发声的话了。


「Bad end」




樱草金发色的少女在敲打完最后一个字母看了一眼窗外,夜色微凉,不觉已深夜。浅艾蓝的眼睛盯着鼠标点击发送,确认发送完毕之后合上电脑,回到房间里熄灯睡觉。


—FIN—

★本来打算是边投喂给 @佳佳兒佳佳与 @哈哈哈放假了 歆子边参加嘉金茶会的,然而字数不够就比较悲催了
★请和我一起吸佳吧!!!佳佳真的太温柔了!!

评论(4)
热度(59)
© 阿夢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